吴法天:两高司法解释是网络法治的巨大进步
2013-09-17 11:55:42
  • 0
  • 4
  • 3
  • 0

两高司法解释是网络法治的巨大进步

——解读“网络诽谤新规”研讨会上的讲话

吴法天: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




 

  两高司法解释发布之后,网络上所引起的反响是非常有意思的。一种观点,我写的文章,应该说是肯定司法解释积极的意义,是支持司法解释。因为就像文章里,我们判断法律来规范网络已经很久了,千呼万唤终于出来,所以是普天同庆,奔走相告,欢天喜地,大快人心。但是另外一方面,有一些网络大V、名人,却比较紧张。而且有的人专门编段子来调侃解释,说我在转发498次、499次,不要转发了,再转发不算我的责任,我是可以免责的,你要是恨一个人,你就去转发他的微博等等,各种各样调侃的段子实际上来消解规定出台的意义,认为这个东西不好,甚至要取消司法解释,这种声音也有,而且因为一些意见领袖他们的粉丝数量比较多,所以这个意见在互联网上占有相当大的市场。

  我们来看规定的时候,却发现这个规定重点并不在于他们说的转发500次,而是前面定义这块,你捏造一些事实。如果你根本没有造谣,你根本够没有去诽谤他人,你没有犯罪事实,你转发多少次跟这个没有关系,你转发一千次、一万次。

  后来我自己在网上,当时做了一个行为艺术,我说任某在当某公司总经理的时候,行贿某银行前行长190.8万,这个在案卷里有记载,被判了无期徒刑。有三笔,其中一笔是190.8万,这个是公司的钱,三个行贿人有两个被判刑了,唯独任某没有起诉。我转发500次,你可以起诉,微博转发了二万次,任某依然没有任何动静。我不你怕去起诉我,告我,只要我说的事实,我没有诽谤他,没有捏造事实,我有证据的,你怕什么。包括赵某的。

  重点在于说本来网络造谣、传谣也好确实比较恶劣。前段时候公安部打击网络谣言,抓一批人,这些人都是造谣、传谣,从中获利的。还有敲诈记者的也好,都是有非常明确的证据来证明他们通过这样的造谣获利的。应该说司法解释是针对这种情况,而且像诽谤、敲诈勒索,这种情况有明确的规定,不是司法解释给他创造了罪名,是这些罪名本身就有。因为当时的环境,(刑法制定的)1997年的环境,互联网根本没有那么发达,微博根本没有,现在的网络犯罪在当时根本没有那么普遍,所以立法从法律局限性,当时的法律是原则性,没有拓展到网络空间。

  但是在网络空间上,你同样的这些犯罪行为,会造成社会危害后果。所以现在的司法解释只是把他适用的犯罪扩展了一下。这个在符合我们之前的关于司法解释使它细化,更有操作性,更适应社会的发展,它跟言论自由是完全不矛盾的。有人老讲你这样说,是不是很多人怕说话了,是不是就打击了言论自由,没有。我认为一般法把这个明确下来了,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言论自由的边界,因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保护网络上的造谣诽谤。守法和言论自由不矛盾的,你在言论自由的同时必须守法。一旦确定言论自由,你正常的网络的监督也好,批评也好,质疑也好,这块更能够得到保护。所以从另外一方面来讲,这是从法律的形式去确立言论自由的边界,它的意义在这个地方。

  互联网从好多人理解的无法无天,没有规则,你可以胡乱地造谣诽谤人身攻击,到现在有规则,这实际上是一个进步,从一个无序到有序,从没有规则到有规则,从无法无天到走向法治,它为我们网络法治迈步出去科学的一步。
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